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男生宿舍里的3P
男生宿舍里的3P
一个天气晴朗的周末,院长带着全体男生去作户外郊游。院内由主任素贞留守,她带女孩子们留下来清扫院内的环境,等待下个礼拜的出游。

  晴安也没去因为感冒,只好留下来休息。我心里很明白,这是我唯一的机会。

  乘着所有人打扫庭院,没人注意时,我丢下扫具,溜进了院内,打开男生间的房门,晴安躺在床上熟睡着。他的房间只有四个人住,是院内最好也最宽敞的一间,院长毕竟还是疼他的。

  我悄悄走近他的身边,看他熟睡的脸,显得那样的无辜,却也那样的迷人。

  轻拨他额头上的浏海,我可以感受到微微发烧的体温,他的呼吸时而急促时而缓和,一阵阵不断的热气从口中散出。我蹲下身子,在他通红的双颊上留下浅浅一吻,一个吻,触醒了睡梦中的他,也释放了我全身的欲火,从此燃烧不止尽┅┅「┅┅是你┅┅你┅┅要作什麽?┅┅」他以沙哑的声音问我。

  「晴安,我┅┅」

  我们双方一阵的沉默。

  「晴安,我要你。」我发抖说了出来∶「是的,我要你。从我有记忆以来,我就知道我属於你,你也属於我┅┅」「可是┅┅」他说。

  「我知道,我不再是纯真的┅┅但我的心从不曾让其他男人占领过。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吧?当我每次看着你时,眼中深深的爱意;当我触摸你时,内心的澎湃汹涌┅┅」「我┅┅知道┅┅」「那今天,我不再是院长的小

  着你的女人,一个需要爱的女人┅┅占有我吧,晴安!占有我吧!让我们俩合而为一┅┅」「┅┅」我把双手伸入棉被中,将他的手牵引而出,摊开他紧握的拳头,我指引着他用手掌覆盖我已成熟的双峰,我顺势将手滑入他的跨下,开始摩挣他的下体。晴咏只穿着一件内裤,当我冰冷的双手触及他温热的大腿时,我能感受到他轻微的发抖,我持续隔着内裤磨擦他的阴茎,用手指挑弄着他的龟头,他则尽情的在我双乳间流连。

  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我们俩不自觉的一起呻吟起来。

  晴安也顾不得感冒了,索性把被子掀到了一旁,然後他急促的将我小可爱解下,我也撕裂了他的汗衫。

  终於,双唇相接,休眠已久的火山早已续势待发。顾不得病菌的侵袭,不管它寒风的吹袭,两方以舌头不断进攻、探索对方,交换丰富的体液,也分享着彼此的灵魂。

  顺着胡鳃,到他的耳垂,轻含几许後,延着他的脖子,我的嘴一路亲吻到他挺立的乳头,再来是他可爱的肚脐,下面一戳浓密卷毛,扎的我脸颊好不快活,绵延到最後,便是我朝思暮想的宝贝,那雄伟的小棒槌。

  晴安的内裤紧包着已耸然天立的玉柱,我看着呼之欲出的宝贝,隔着内裤一层薄薄的布,毫不犹豫张开嘴咬了下去。

  「ㄠ┅┅ㄠ┅┅」晴安立刻控制不住发

  「快┅┅ㄠ┅┅把它┅┅拿ㄠ┅┅出来~~」我不听,继续挑弄着。

  「快┅┅ㄠ┅┅我快┅┅ㄡ┅┅受┅┅不了~~」我把他的棒槌从内裤旁给释放出来,并将整根往嘴里吞下。

  虽然不是第一次为男人(甚至於为晴安)服务了,但却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满足。过往的幻想现在竟成真实,而且就在自己嘴里蠢蠢欲动着,真怕这一切就要消失,真怕自己要从这美梦中醒来!我不禁更努力的吸吮着,希望能让它深入自己口中最深处,希望它能成为我体内的一部分┅┅没想到在此时,房门打开了。

  「珊珊,你跑去哪┅┅啊┅┅你┅┅你们┅┅」是仪玲。

  我赶紧将晴安泄了气的海胆从嘴中吐出,跑去将仪玲拉进房内。

  「你都看到了,我们在┅┅」我说。

  「别说了。」仪玲低下头,红着脸说。

  看着晴安在一旁默不作声,我知道,该如何来平息一场可能的骚动了。

  「有没有人看到你进来?」我问。

  仪玲摇摇

  「你很清楚我在说什麽!」

  「你要我和你们一起┅┅作吗?」她怯生生的问。

  「我看过你写的日记了,别告诉我你没幻想过和晴安┅┅」「你怎麽可以┅┅」「不要再故作矜持了,你刚进门时已经看到我们在┅┅一定让你兴奋起来了吧?」「┅┅」我走近她,开始用手抚弄她发育不全的胸部,她没有抵抗。

  「你希望他对你这麽做的,对不对?」我又是一阵抚慰∶「你想要的,对不对?」「┅┅对┅┅」她已经完全屈服了,屈服於她潜伏已久的渴望。

  脱下她身上的衣服并不费力,我拉着微微发抖的她到晴安床前,感冒和刚才的惊吓让晴安没能多表示什麽意见,但一对二的诱惑又有多少男人能抗拒呢?

  我把晴安凋谢的花茎举起,说道∶「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宝贝,来,好好看清楚它的模样吧!」我「不要怕,用手环绕住它。」她照做了。

  「帮他上下套弄。」

  「对┅┅啊┅┅小力一点┅┅啊┅┅」晴安开口说道。

  利矛在仪玲手中渐渐变长、变硬,是时候了。

  「现在张嘴把它吞下去。」

  我看到了仪玲的犹豫。

  「快吃呀,难道你不想用嘴来感受晴安强壮的肉体吗?」终於,她股起勇气,将长剑完全没入她的口中。

  这样的感觉真是奇特,看着仪玲彷佛又看到了当年八岁的自己。我知道,今天之後,她将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┅┅看着他们两人,我也再度燃起刚浇熄的烈火。站在晴安的床头,我俯身向下亲吻他的额头,然後是鼻峰、丰唇,我的舌一路滑到他挺立的乳尖,最後,我俯卧在他床上,我的头顶着仪玲的头,她忘情的吸吮着火热的冰棒,我则用舌轻触晴安上腹部每一寸敏感带,我顺势将自己溪涧的源头对着他的口。

  晴安没让我失望,他以双手撑住我的丰臀,然後毫不犹豫的,开始发动猛烈的舌头攻势,我的欲流也已决堤,淫水沿着我的大腿不断流下。晴安先在我的雨林间用鼻子磨蹭,然後咬为汹涌,也糊了他一脸。他不再折磨我,直接对准了洞口,以他柔软的舌柱挥杆进洞。

  「┅┅ㄡ┅┅对┅┅ㄡ┅┅对┅┅就┅┅就是┅┅那儿┅┅啊┅┅就┅┅要┅┅啊┅┅我┅┅我┅┅不┅┅行┅┅」我已语无伦次了。

  先轻抹着我的外阴,他再一步步入侵果核,他千变万化的舌尖唤醒了我每一个沉睡的细胞,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像要分裂重组,感觉身体不再属於我了!

  这是第一次男人为我品玉,我终於了解到为何男人喜欢我们用嘴为他们┅┅那体验令人飘飘欲仙,有如,对,就是那个字眼──仙境。万水千山,而这里,就是我的桃花源。

  最後,我放了,甚至在晴安进入我之前。

  突然感到感伤起来,这就是我要的吗?在这里,在这家育幼所,我还要陪日益衰竭的院长多久呢?而眼前的男人真的是我未来的归宿吗?看着晴安和仪玲忘情的欢愉,我不禁问道。

  不!我要更多,而我一定会得到。

  【完】